武汉蜂蜜价格网络社区

少年与自然虫虫蜜 蜂

韩开春文字工作坊2018-11-15 15:17:41

蜜 蜂


韩开春


我从家里出来的时候,身后跟着我家的那只小黄狗,我和它顺着门前的小路跑去庄北找我的二哥,我和二哥约好了去野地里训练它,我们指望它在秋天来临的时候能给我们带来收获——至少能在那片苦草地里捉住一只野兔。我们在前面走,小黄狗跟在后面一颠一颠地跳,时不时地离开我们一下,跑去路边用鼻子嗅嗅,它的这种好奇心让我们感到欣慰:真是一条好狗,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我和二哥仿佛看到了小黄狗叼着一只肥肥大大的野兔向我们奔来,脸上都露出了笑容,压根儿就没有想到它的这个好奇心也会让它吃苦头。我们就这样一边想着好事一边往野地里走,经过那片油菜田的时候,油菜花正开得热烈,一只在路边低头觅食的小麻雀被我们惊起,扑棱着翅膀飞进了油菜田,一直跟在我们身后的小黄狗利箭一般蹭地跃起,冲进了一片黄花中。这个蠢家伙,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翅膀,居然就想有老鹰的本事了。我们正在嘲笑它,就听它汪地一声狂叫,返身便窜了出来,这次的速度比刚才还快,一支射向猎物的利箭转眼就变成了中箭的猎物。它一边狂叫着一边用前爪往鼻子尖上抹,还用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我们。我们一看它马戏团小丑一样鼓起一个小包的鼻头就明白了,它是着了一种小虫子的道,射向它的那支利箭正是在这片金黄菜花上忙碌的蜜蜂。这个冒失鬼,一定是让蜜蜂们误会了,以为它也向熊瞎子一样想吃蜜,或者是去攻击它们。



门前油菜花灿烂成一片金黄的时候,蜜蜂们就到我们庄上来了。先是一两只,然后就铺天盖地了,嘤嘤嗡嗡,唱着我们听不懂的歌。油菜花开得最热烈的那段时间,庄子里到处都是它们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和你撞个满怀,弄个鼻青脸肿。可是这种预想中的情形并不多见,很多时候,你感觉它就要撞上你了,偏又斜着翅膀,从你的鼻尖擦过,留下你傻傻地站在原地发愣。满世界里,你就看它们横着、竖着、斜着飞,全然不把你放在眼里。你会莫名地感到有些生气,觉得它们无端地就抢了你作为主人的风头。可是你没有办法,你怕它尾巴上的那根硬刺,平时,它把刺藏在肚子里,不露半点锋芒,要是你不小心惹了它,被它蛰一下,除了会鼓起一个红红的小包,还会伴着难忍的疼,你得赶紧跑回家,让妈妈或者大姐找块肥皂沾了水往这包上擦。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它这样做实在是万不得已,在让你疼一下的同时,它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每次看它蛰了人摇着翅膀离开,总觉得它有点像打架得胜了的孩子,晃着膀子走路,仿佛连路都不够宽的了,于是心里就很愤怒,就很想惩罚它。我从书包里掏出一张废纸,或者就摘几片油菜叶,用这个作为挡它尾刺的盾牌,这招果然奏效,我把它捏在手里的时候,看它尾巴摆来摆去,一根赤褐色的尖刺左冲右突,怎么也攻不破我手中的盾牌,心里就很高兴。我把手指移到它的腹部,捏住,稍稍一用力,尾刺便伸了出来,再也收不回去,我在确信无虞的情况下,用另一只手的拇指和食指的指甲钳住这根刺,再向外轻轻一拉,就把刺给拽了出来,连带着的,还有刺根的一小块肉,那个时候,我不知道那就是它的肚肠,我不敢把它的尖刺放在手上,拽出来就扔到了地上,听大人说,这个时候的蜜蜂尖刺会往肉里钻,我没有试过,不知道这话真假,虽然有点不太相信,也不敢去尝试,我怕因为我的好奇而吃了小黄狗一样的苦头。有的时候,我也会把捉到的蜜蜂的翅膀摘掉,或者用火烧掉,然后放了它,看它在地上爬。我在做这一切的时候,心里是畅快的,我觉得我是为我的小伙伴们还有小黄狗出了气报了仇,我会一边做一边在嘴里恨恨地说:看你还蛰人不,看你还蛰人不?!



我这样把蜜蜂视作坏蛋必欲得而除之的做法到了八九岁的时候才被一篇文章终止,我学过了那篇《勤劳的小蜜蜂》,才知道我做了多么愚蠢又多么残忍的事,那么可爱的,那么勤劳的小生灵竟被我一直当成了敌人,我有些后悔。可是后悔有什么用呢?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再说,蜂死不能复生,我就是掬一万捧眼泪也唤不回一只死去的蜜蜂,那个时候,我似乎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因此,我决心化悲痛为力量,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蜜蜂服务当中去,我决定做蜜蜂永远的守护神。可是小孩子的决心有时是作不得数的,比六月里的天气变化都快,不是有句话叫“六月的天,孩子的脸”吗?脸变了,决心也就没了,有的时候,它甚至经不起一个糖块的诱惑,何况那是比糖块更有诱惑力的蜂蜜呢?我在知道蜜蜂勤劳的同时,也知道了蜂蜜好吃,比常来我们庄上的那个鲍货郎的糖豆子还甜,而这个蜂蜜就是蜜蜂酿出来的。一想到蜂蜜,我就开始流口水,我的手指又痒了起来,我又开始捉蜜蜂,但这次显然跟以前不同,我把捉到的蜜蜂小心地放进妈妈以前盛药片的褐色大口瓶里,随着蜜蜂一起放进去的还有一朵一朵金黄的油菜花,我一边把它们往瓶里放,一边嘴里还嘀咕:看你们飞来飞去多累啊,我给你们安了个家,把你们的粮食都准备好了,你们就在里面好好歇着吧,饿了就吃点饭,累了就睡觉。我把瓶盖盖上,透过玻璃看蜜蜂在瓶里顺着瓶壁往上爬,却怎么也爬不上来,就想它们很快会适应的,乍到一个新家,过几天就好了,忽然觉得自己真是伟大,为蜜蜂做了这么件好事,于是就很心安理得,心满意足地去睡了。我做了一个甜蜜的梦,梦里我抱着大半瓶蜂蜜,用手指蘸着吃,是那种从未有过的香甜,我终于吃到蜂蜜了,我咯咯地笑醒了。睁开眼睛的时候,四周黑漆漆地什么也看不见,天还没亮,我摸到火柴点亮油灯,端着它去堂屋看我的宝贝,透过玻璃壁我看见它们安静地躺在花上,它们也睡着了吧?我想还是不吵醒它们好,继续回床上做我的美梦吧。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天亮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却怎么也叫不醒它们了,我用小棍拨弄它们,它们也不理我。我有些伤心,伤心这些可爱的昆虫就这样离开了我,其实天知道我在伤心什么。伤心过后我找原因,怎么才一天一夜的工夫蜜蜂就死了呢?后来发现是我把瓶盖拧得太紧,它们可能是透不过气来吧?我把瓶盖换成了纱布,薄薄的一层蒙在瓶口,这次空气流通了,它们肯定死不了,可无论我想什么办法,蜜蜂总不肯在瓶里呆上三五天。终于,我没有吃上自己养的蜜蜂酿的蜜。



其实,我是有希望吃到自己养的蜜蜂酿的蜜的,只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使得这个机会与我失之交臂,怪不得旁人。有一天下午上学的时候,走到时李队旁边的一棵大槐树下,看到树杈上黑压压地一大团,全是蜜蜂,我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多的蜜蜂团成一团,觉得奇怪,就在树下站了一会,心里还想,要是弄回家养起来就好了,我就有蜂蜜吃了,这个念头也只一闪而过,就被预备铃声叫走了。等我傍晚放学再次经过那棵大槐树的时候,却发现那群蜜蜂不见了。后来听人说,是被沟北的王恒良给收去了,他用一只布袋收的,他戴上手套小心地拨开外围的蜜蜂,取出里面的蜂王放进口袋,蜜蜂便都跟着他回家了。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擒贼先擒王的道理。


更多阅读

少年与自然︱虫虫︱推磨虫

少年与自然︱虫虫︱耙地虫

少年与自然︱虫虫︱卖盐的

少年与自然︱虫虫︱山水牛

少年与自然︱虫虫︱萤火虫

少年与自然︱虫虫︱刀 螂

少年与自然︱虫虫︱知 了

少年与自然︱虫虫︱蜻 蜓

少年与自然︱虫虫︱旱螺螺

少年与自然︱虫虫︱土狗子

少年与自然︱虫虫︱豆 丹

少年与自然︱虫虫︱蚂 蟥

少年与自然︱虫虫︱鼻涕虫

少年与自然︱虫虫︱洋辣子

作者简介

韩开春,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文学创作一级。作品获中国作协、江苏省作协重点扶持,入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的百种优秀出版物。曾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冰心散文奖、全国孙犁散文奖、紫金山文学奖荣誉奖等文学奖项。

Copyright © 武汉蜂蜜价格网络社区@2017